• 感谢赞赏!给好友秀一下吧

    内容棒,扫码分享给好友

  • 评论
  • 收藏
  • 点赞
    点赞

新世纪娱乐平台路线

梁宁:一个产品经理的奥德赛之旅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人人都是产品经理(ID:woshipm),作者:梁宁,头图来源:东方IC


梁宁


一、奥德赛时期


先讲一个概念“奥德赛时期”:


过去,我们看待人生的阶段是童年、青春期、成年、老年。


童年:儿童的身体弱小,没有独立谋生能力,需要完全依赖父母或者成人。孩子的世界是父母的世界的一个子集——你在父母的房子里有一个空间,你能去哪里,能体验到什么,完全依赖父母的提供。


青春期:身体开始成长,开始有自我意识,进入青春叛逆期(这个词非常不好,我会在后面谈到)


成年:稳定、责任——成家立业,担当责任。


老年:老年的生活,目前大家关注的不多,整个社会都默认为老人应该是不被资源倾斜的群体。


这四个阶段,是农业社会的划分方法。而我们今天的人生,至少分为六个阶段:


  1. 童年时期


  2. 青少年时期


  3. 奥德赛时期


  4. 成年时期


  5. 老年时期


  6. 退休后的活跃期



在青少年时期和成年期中间,有个“奥德赛时期”;我们今天就谈这个。


“奥德赛时期”,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?


这个名字,来自2800年前,伟大的诗人荷马写的史诗——《奥德赛》:


《奥德赛》主要讲述了特洛伊战争结束后,英雄奥德修斯(也是木马计的构思者)回家途中,因激怒海神波塞冬,遭遇海难全军覆没,奥德修斯虽因机智和勇敢逃过一劫;但波塞冬余怒未消,使奥德修斯找不到回家的航线而在大海裡漂流十年,最终回到故乡伊萨卡的故事。


这十年的漂流,奥德赛遇到了各种情况:在最志得意满的时刻被打翻在地,在好不容易喘口气的时候又陷入危机;神一样的对手(他的对手真的是神——海神波塞冬),猪一样的队友(他的队友也确实被变成了猪),他遇到女神,也下到冥府(也就是咱们的地狱),在地狱(也就是一切的尽头)遇到了各种人的亡灵。


最让我震撼的一幕是:奥德修斯这个从特洛伊战场归来的英雄,在地狱遇到了率领他们去特洛伊打仗的王阿伽门农的亡灵,和最著名的英雄阿基里斯的亡灵,和这些人交谈后,奥德修斯确认了自己的命运。


最后,历经所有的困难,奥德赛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国,就是著名的伊萨卡岛。那首著名的诗“当你启程,前往伊萨卡岛,愿你的道路漫长”就是讲这段奥德赛之旅。



我们每个人的人生,其实都会有这样一段奥德赛时期:从青少年时期结束,你从父母家搬出来;从一种稳定的生活状态离开,从熟悉的战场离开,开始一段或许短暂,或许漫长的漂泊。


在这场漂泊中,我们也会遇到奥德修斯曾遇到的一切希望、失望、打击与诱惑,我们会在这个漂泊的某个时间点,像奥德修斯一样,看到自己的命运,看到自己的国,然后我们就会成年了。


所谓的成年,不是你18岁,还是25岁,是30岁抑或40岁,而是你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国,从此不再漂泊。


你会牢牢地守住自己的国,不管它是一张书桌,一条渔船,一个车库,还是一颗果树;你为它负起长期责任,不管大小,它就是你的世界,你的王国;你不再漂泊,而是专注于建设自己的世界,这,才是成年。


在那之前,只要你依然在漂泊、依然在寻觅、内心依然不能确定“这里就是我的世界”,不论年龄多大,你都还在奥德赛时期。


2. 为什么第一个概念先讲“奥德赛时期”?


产品经理都在讲用户体验,都要讲感受,问题是:感受来自哪里?


感受来自解释系统,来自预期。


感受不好,就是因为与预期不一致


与预期一致,就是感受好


超预期,就是太棒了


有天我和朋友喝酒,带了瓶茅台;但是餐厅不给酒杯,就要了俩喝茶的杯子。结果那顿饭吃得很不好——每个人眼前一模一样两个杯子,一个装茶一个装酒。我们举起来碰一杯,结果是茶;随手拿起来喝一口,结果是酒。


——本来茶是好茶,酒是好酒,但就是因为老是和预期不一致,结果把人整的那叫个难受。


人生有时的挫折感就来自于此。


按照农业社会的观念,人过完青春期就要成年,出了校门就是成年人,就要稳定;就要把长期事业、长期生活伴侣、长期居所一起搞定。没搞定,就好像老是觉得这是一种负面,需要对人解释,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
不,你没错。


在今天的社会,我们就是要经历“奥德赛时期”:在不同的城市之间,在不同的公司,不同的行业,不同的项目,不同的人身边飘来飘去,跌来撞去,没有稳定可言——这是“新常态”,以至于社会学家,要专门提出这个说法。


漂多久呢?


和奥德修斯也差不多,大概10年。


为什么是10年?


我们很现实地看:现在企业招聘都有35岁的年龄限制。


大学本科或者研究生毕业,22~25岁开始,你可以像奥德修斯一样漫游漂个10年。10年之后,35岁;那个时候,你就真的应该锁定一个你要长期投入,长期建设的你的国了。


这就是咱们今天的主题:一个产品经理的奥德赛之旅。


二、漂泊这10年,磨练我们的什么能力


如果你有10年可以漂流探索,10年后,你要有能力建设自己的国;那这10年的光阴,你应该主动去磨练自己的什么能力?


如果让我讲,我会说三个核心能力:



第一、判断能力:设计你的评估系统,练习自己负责。


第二、增长能力:设计你的增长系统。


第三、关系能力:建设你的共同体。


拥有这三个能力,你就可以从职场小白变成国王,拥有自己的王国。


这三个能力,是我长达20年的奥德赛之旅里,从我曾呆过的三个地方:联想、腾讯、阿里,学到的。


判断能力


先说第一个能力:判断力,判断力是为自己负责的能力。


是不是我特认真地提出这一点,大家会好失望啊?这一点好普通啊。


但这是一切的基础。


先问一个问题:我们在公司工作,你为你的工作负责,你觉得公司是不是应该对你负责?


我们应该明白真相:公司首先是向股东负责。如果你不是公司的股东,不好意思,从真相来讲,你确实不是公司最需要care的人。


作为产品经理,我们是创造东西的人,如果要创造,首先就是不能生活在表象里。因为表象的世界里存在很多的信息,所以我们要学会判断,找到规律,然后建立掌控,优化体验。


——这就是我们的工作,我们的工作也会反过来训练我们。


为了我们的工作,我们可能需要不停地问自己:真相是什么?


我们先来看:我们这个时代是什么?



我们处在信息时代(也是AI时代的史前时代),但是我们整个国家,国家的集体意识,同时还有农业时代、前工业时代、后工业时代所有的观念混在一起(中国大部分时间处于农业时代,然后短暂进入了工业时代,然后就快速进入信息时代了)


农业时代,我们的祖先就守着一块田地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然后世世代代就这么生存下来了。


然后就进入工业时代,是在解决力量的问题——蒸汽机和机械的发展,让人拥有了肉身外的超强力量。


而信息时代,解决的是视觉和听觉的延伸问题——我们能看到千里之外的人,听到千里之外的声音,这都是在农业时代和工业时代不可能做到的。


那么AI时代解决的是什么问题呢?解决的是我们的脑力延伸问题,是让我们的决策模型进行升级。


一个好医生和一般医生,一个好的操盘手和一般的操盘手之间的区别是什么?不是获取信息的能力不一样,而是大脑决策模型不一样——因为他们获取的信息都是一样的。


社会的发展是连续的,我们的人生也是连续的;我们从一个公司到另一个公司,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,这些其实都是连续的。


从农业时代开始,我们就是一堆人围绕一块土地,一起劳作、一起生活——因为那个时代的生产力有限,我们必须抱团,所以我们天然是集体主义。


本质是什么?


本质是力量的问题——个体力量太小,离开集体后很难生存,所以个人的感受并不重要,是否被集体接纳才重要,我们必须符合集体的预期。


在有限的资源下,知足很重要。所以那个时代,生活就是将就,稳定就是幸福。


但进入工业时代后,这个问题被解决了。


你看,我们做产品经理,应该成为常识观念的“不知足,追求极致”、“持续漂泊,没有稳定”、“追求极致,打磨体验”,这些观念,其实和我们原生环境中得到的观念是相反的。


回到我前面说的“拥有为自己负责的能力”,这是什么呢?


就是面对一堆相反的观念、诉求和自我感受,真正为自己负责,独立思考、独立判断。


你的某些基石性的观念,指导或者约束了你大量行为的那些观念;你其实应该想一想,它们是什么时候产生的。


现在很多我们以为的观念,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——就像婴儿不可能有羞耻心一样。所以,为什么你认为领导应该为你负责、公司应该为你负责,那是因为领导给你指令,你依据指令做事。


我们沿着这个,再探索一个巨大的问题:我们应该怎么信任别人呢?


正确答案是:我们不应该信任别人,我们要学习信任我们对一个人的评估。


你信任的只是你对一个人的评估。


我们觉得信错了人,是非常痛苦的经历;甚至会伤害到之后与人连接,与人协作的能力。其实,当你觉得你信错了一个人,其实你信错的是你对这个人的评估。


在这场漫长的奥德赛之旅里,你会一直向前,一直遇到新的人,你需要不断修正、升级你的评估模型;知道自己听从和依赖的到底是什么,你才能真的在这场旅行中成长,这才是对自己负责,你才有可能对更大一点的范围负责。


增长能力


我们说第二个能力:增长能力,设计你的增长模型。


在这个功利的世界,如果简单粗暴地把增长和赚钱统一成一个说法。


其实赚钱只有两种:劳动致富和做出正确的决定。


每个人对劳动致富,都有深刻的体会——因为这是我们从农业时代开始就有的观念。


但是做出正确的决定,却是我们从未学习过的能力。


为什么?


我们从小被教育的观念,是“听话”,是“服从”——谁要你独立判断?你有什么机会做出决定?


持续做出正确的决定,才能持续成长。


我们不说自己这种小人物,我们说大公司。


比如:


京东2014年上市,现在是2019年。我们会觉得2019年的京东和2014年的京东变化不大——2014年的京东就是一个物流服务很好的商城,2019年还是如此,只是运营品类有了扩充,覆盖的地域有了扩充。我们看2019年的阿里,和2014年的阿里,是不是变化非常大?2014年,阿里的体量已经非常大,一个体量已经如此之大的组织,5年的时间,还能像舞龙一样腾挪变化。


如果说劳动致富的层面,论勤劳,我想两家公司的员工应该不分伯仲。


区别是什么?


大家做决定的方式不同!


很多人已经初步地知道:如何通过正确的劳动,完成自己的第一个增长闭环,开始享受被动增长——就是在这个闭环里持续劳动,持续耕耘,持续收庄稼。


那么你的下一个5年,是不是就像京东的过去5年一样,在同一个闭环里循环,直到35岁?还是你会有意识地训练自己做决定的能力,走出自己的演化之路,冲破天花板,完成台阶的跨越?


做决定,确实有非常多的技术讨论。


关系能力


下面我们讲第三个核心能力,关系能力。


这个能力一说也俗得要死。


但问题是:我观察过这么多企业,接触过这么多创业者,非常多中国最顶级的人才。坦言讲,关系,运营共同体的这一课,还是在湖畔工作的时候,阿里的人给我上的。


阿里在这件事情上,真的非常强。


什么是关系?什么叫关系好?


两个人一起工作,每天在办公室相处的时间超过10小时,这是不是关系好?


两个人领了结婚证,成为法律意义的共同体,这叫不叫关系好?


善于说奉承话,经常请客、经常送礼的人,是不是就是传说中擅长关系的人?或者说,是不是靠说奉承话、请吃饭、买买买,你就可以拥有关系?


在这里,我提供一个关系刻度给大家作为参考:



两个人的关系,其实可以分为4个阶段:


  1. 理想期


  2. 冲突期


  3. 整合期


  4. 协同共创期


这个关系刻度适用于情侣、夫妻、合作伙伴、你和公司等等。


理想期是什么?


很多听过我产品课的朋友应该知道,就是“角色化预期”。


哇,这是我的理想公司啊。哇,这是我的理想上司啊。这是我的理想男神啊。这是我的理想女神啊。


然后你就非常有热情地去接触。


套路就基本上就是上面说的那个套路:说恭维话,请吃饭,买买买。


这是什么呢?


这也是一种角色化的行为:我对你好,我对你付出——说恭维话是付出情绪价值;请吃饭和买买买,是付出时间和资金。


很多人对关系觉得最好的就是这个时候,为什么?因为占便宜啊——人都是占便宜没够的。


在这个模型里,我们可以看到:理想期是基于你对一个人的想象(而不是基于真的理解这个人),做一些套路性的动作互动而已——自己可能特high,但其实没有进入关系。


进入关系从什么时间开始?


从冲突开始。


很多人怕冲突,很多人回避冲突,很多人看到冲突就停止。


这像什么呢?


就像人觉得应该稳定,但总是在漂泊,就心里难受,觉得不应该一样。


是你拿农业时代的观念,来衡量这个时代的模式——农业时代的生存模式人际关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,咱们也别刻舟求剑了。


冲突才是关系的开始。


冲突是什么?


冲突从形式来讲,核心是两个:“指责”与“内疚”,原因都来自于上一个阶段的理想化预期。


指责,是指责对方没有做到自己的预期。


内疚,是内疚自己没能达到对方的预期。


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。


我指责的目的,是为了让你内疚;我内疚,我难受,我也要让你难受,所以也要指责你。


如果冲突期处理好,就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:整合阶段。


该怎么进入整合期?


我在这里先讲一个特别小的技巧:就是像word查找替换功能一样,把所有“问题”这个词,换成“差距”这个词——你看到的所有的问题,本质上其实都是差距。


问题这个词,给人的负面感和否定感太强。但差距这个词,才是真实的面对客观事实:大家一起看看,能做点什么。


在《原则》那本书里有这么一句话:“人和人的疏远,是从一个人向另一个人隐瞒错误开始的”。


而大家一起面对差距,评估差距,看看能不能做些什么;这就是成长,大家是在一起成长的过程中整合——因为一起成长的,所以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;这样的关系,才是亲密的关系。


整合完毕,大家不害怕露出短板被嫌弃,才会进入协同创作阶段。比如一起去冒险、一起做一件事情,一起去创业。


如果连开放型的讨论都无法完成,那这个组织就一定不会进入协同创作关系阶段;如果组织的关系没有形成共同体,怎么可能进入一种创造阶段,怎么做创新?


作为产品经理,我们是去管理别人感受的人,我们要了解别人的感受,然后成为他们行为的内在指引,然后引导他们行动。


为什么我们会情不自禁地去做一件事情?


——是因为我们有感受,而感受的形成来自于观念。


三、看好中国


我们正处在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,能做的,就是看好中国!


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太好了,这是一个值得大家持续关注的点;在这种强大的基础设施下,一个创新会很快被放大。


快手上一个 80 后男孩一天带货 1.6 个亿,这不是说这个男孩有多厉害,而是背后强大的基础设施:网络能力、物流能力、供应链和仓储能力等。


接着是中国的工程师红利,在全世界范围内,能快速找到 1000 个工程师干活的国家只有两个:中国和美国,尤其是中国。


另外就是我们的共同体:如果你移民或者去别的国家做事,别人的接纳程度不会那么高,而只有中国,才是我们一致的共同体。


最后,就是三浪叠加的时代:消费升级、信息化、智能数据驱动,对任何一个企业或者个人来说,都是一次绝佳的机会。


对于我们任何一个人来说,这都是一个好时代,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。


四、总结


我们小结一下:


奥德赛时期是人生的必经阶段,没有人可以不经历漂泊与探索就进入稳定。


感受来自于解释,来自你心里的观念,来自是不是符合你心中设置的预期。


不要信任别人,要学习信任自己对别人的评估,为自己负责。


冲突才是你开始真的认识一个人,才是一段关系的开始。


希望大家用这样的观念来面对漂泊,面对失望,面对冲突,走好你的奥德赛之旅。


最后,感谢我们这个时代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人人都是产品经理(ID:woshipm),作者:梁宁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网立场
本文由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授权 虎嗅网 发表,并经虎嗅网编辑。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,保持文章完整性(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),并请附上出处(虎嗅网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:http://www.zoe-coco.com/article/299355.html
未按照规范转载者,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
未来面前,你我还都是孩子,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!
+1
28

支持一下

完成

最多15字哦

1人已赞赏

说点什么